天时、地利、人和,是指获得成功的三个要素,三者缺一不可。在赛鸽竞翔中,更能直接体现这三个成功要素的重要性和必要性。在赛鸽竞翔中,天时是指比赛时的天气状况,地利是指赛线的地理状况,人和是指赛鸽的临赛状况。要想让赛鸽在比赛中夺得好名次,这三者缺一不可。在去年春赛的最后一次比赛中,我深深地体会到了这三个要素的重要性和必要性,让人难忘。

        去年6月25日,是我们鸽会400公里比赛的日子,也是鸽会春赛的最后一场比赛。本来这场比赛应该在6月21日举办,因为天公不作美,连续下了几天的雨,直到23日才放晴,所以,我们24日集鸽,于25日早晨5:30开笼放飞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400公里比赛,我出阵四羽赛鸽,都飞过了500公里,其中两羽为主力,另两羽为训练性质,试验一下其飞翔性能。那两羽主力选手鸽,一羽是血统为贝克詹森×桑杰士的牛眼灰夹条雌鸽,另一羽血统为威廉吉尔特同母异父近亲配出的黄眼雨点雄。其实,我选派的四羽选手鸽在之前的比赛中都有不俗的战绩,可是为什么认定那两羽为主力选手呢?一句话,因为它们俩的临赛状态好。作为玩赛鸽的朋友应该都知道,现代赛鸽运动不是在赛鸽,而是在赛人。因为现在种鸽来源广泛,只要是养了几年赛鸽的朋友们,哪个种鸽舍中没有几羽好血统或好赛绩鸽,只是多少而己。在中短程比赛中,“训”、“养”这两个环节起到关键性的作用。搞好“训”、“养”这两个方面,就能取得赛鸽好的临赛状态,让赛鸽在高峰期出战,这是摘金夺银的保证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什么状态才是赛鸽的高峰状态呢?其实,这是一个综合性的状态汇总所反映出来的赛鸽整体的表现。首先,从赛鸽的活动情况来观察。高峰期的赛鸽在舍外家飞时要有一股冲劲,飞得远,飞开去,二、三十分钟不见鸽群的踪影(不是“打野”去了)。即使绕舍飞行,鸽群也要飞速快,鸽群从人的头顶飞过时,能听见“唰唰”的声音,有时还做一些惊险和高难度的动作,例如贴着屋顶飞过、鸽群天女散花一样分开飞、突然转急弯飞行等。

        特别要注意脱群独自飞行的赛鸽,它可能是处于高峰期鸽群中的佼佼者。赛鸽在舍内休息时,处于高峰期的赛鸽警惕性高,护巢,领土意识强烈。其次,从赛鸽的吃喝拉撒来观察。处于高峰期的赛鸽,吃喝非常利落,绝不拖泥带水。只要一开食,它总冲锋在前,不论什么饲料,猛抢一通,吃至六、七分饱,就去喝水,喝完水就休息,再也不去理会食水。高峰期的赛鸽排便也有特点,它排便次数多,粪便成团,干、小,呈宝塔状,早晨上鸽舍会发现排泄的粪便在一块儿,甚至堆叠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,从赛鸽的体表特征来观察。赛鸽上手后,处于高峰期的赛鸽羽毛干净艳丽,羽片上有油斑,覆盖在主羽之上的小羽要排列整齐,不能杂乱,耳毛耸立。眼砂鲜艳,眼光显得炯炯有神。赛鸽体温偏高,特别是脚爪,摸在手里有温热的感觉。赛鸽肌肉丰满、健壮,整体像一个充足气的皮球。龙骨两侧的肌肉粉红,皮肤上没有皮屑,能明显地看到毛细血管和小血泡,摸上去会感觉有点潮湿和温热。赛鸽口腔干净呈粉红色,呼吸声清晰。综上所述,赛鸽的高峰期是一个综合全面的表现,切不能只从一个方面下手去判断,盲人摸象的做法是要不得的。只有综合所有指标,才能准确判断。

        从以上判断赛鸽是否处于高峰期的标准来衡量,我的那两羽主力赛鸽的临赛状态非常理想,综合赛鸽反映出来的状态,显示出它俩正处于高峰期,正适合出战,能创造好的成绩。“人和” 可以说占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这次比赛的赛线是条老赛线,这两羽主力赛鸽己经飞过多次,非常熟悉了。沿途基本上是平原地区,只有一座海拔不足1000米的鸡公山。这样的地形对于适合飞中短程的威廉吉尔特、贝克詹森和桑杰士鸽系来说,更是一路顺风,可以说占尽了“地利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人算不如天算,在放飞当天,天气恶劣,竟然异常闷热。闷热不等于高温,但比高温更让人不适。很高的空气湿度使人冒出的汗水不能蒸发,让人显得闷热难耐,而这对于赛鸽更甚。大家知道,鸽子没有汗腺,不会排汗降温,鸽子降温是通过呼吸来降温。如果赛鸽在飞翔途中遇上闷热天气,一边呼吸空气满足体内氧气的供给,另外还要加快呼吸维持体内降温,两者相加,赛鸽要不罢工找地休息,要不就会损伤鸽体器官,造成难以复原的内伤。闷热对于赛鸽飞翔来说,是最大的阻碍因素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样恶劣的天气状况下比赛,赛鸽归巢的分速将会很低。但是,一种天气成就一路鸽子,那些耐翔高温闷热天气的鸽系,例如狄尔巴系,就会有很好的表现。而那些不善飞恶劣天气的鸽系,例如詹森、桑杰士系,表现的将会很糟糕。我的那两羽主力选手鸽是不善于飞恶劣天气的,“天时”是一点儿也占不到。最后,这场比赛的结果是两羽主力选手鸽一羽迟归,另一羽飞失,真是一败涂地,令人遗憾。

        谋事在人,成事在天。变幻莫测的天气让人始料不及,导致去年春季最后一场比赛的结果大跌眼镜。天时、地利、人和,是赛鸽竞翔的三个要素,缺一不可。赛鸽比赛就是围绕这三个要素而展开,谁能占尽这三个要素,谁能最大程度地满足这三个要素,谁就是比赛中的赢家。